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Home / im电竞下载_首页 / 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原本我是上个月就要到杭州亚运会自行车比赛分赛区报到的,由于疫情影响,昨天才抵达淳安千岛湖镇,正式在赛区报到上岗。”4月24日,宁波市自行车运动协会秘书长吴晓军告诉记者,接下来几个月时间,他将作为杭州亚运会和亚残运会自行车项目竞赛场馆团队成员开展工作,具体岗位是“山地车竞赛技术运行主任(自行车)”。

自行车是历史最悠久的奥运会比赛项目之一,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上就设置了男子公路自行车比赛项目。今年杭州亚运会上,自行车比赛项目包括场地自行车、山地自行车、公路自行车、小轮车4个小项,比赛将在淳安赛区的界首体育中心举行。

吴晓军受邀担任亚运会山地自行车竞赛技术运行主任,是因为他不仅有近30年的户外自行车骑行经历,还有承办组织全国全国山地车赛和省市山地车比赛的丰富经历,同时他也是山地自行车国家级裁判。

上世纪90年代初,自行车在很多人心目中还只是交通工具,吴晓军已经把它当成了户外休闲运动和自助旅游项目。“我最初组织一些骑行活动的时候,宁波总共也就五六十人经常参加。后来越来越多了,人数很难确切统计,但数以万计是肯定的。”吴晓军说,早期的越野骑行爱好者比较“纯粹”,基本上只痴迷自行车运动,后来加入的人群大多有“兼项”,可能今天骑车,明天打球,后天爬山……

在山地自行车圈子里,吴晓军留下过不少传奇。例如2000年,为了支持北京申奥,他辞去事业单位的工作,约了几位朋友从宁波骑车去北京,历时21天完成壮举。又比如,他是宁波最早骑自行车冲上青藏高原的“骑士”之一,完成过多次青海骑行,也多次带领宁波车友挑战过川藏线后,他笑称自己之所以会有那些“疯狂”的行为,原因是“当年我是热血青年”。如今,虽然把自行车当作首选交通工具的人在不断减少,吴晓军却依旧“不离不弃”,这么多年来始终坚持骑车低碳出行。

“我觉得开汽车麻烦,停车位难找,一不小心就要吃罚单。所以外出办事、买菜、喝茶,我都喜欢骑车。”吴晓军说,自己2003年就领取了汽车驾照,但是一直没有开车上路,“我已经不会开汽车了,要开车上路得找驾校老师回炉。”

宁波市自行车运动协会2003年成立,吴晓军担任秘书长之后,和同伴们在组织赛事、推动山地车赛道建设和竞赛软件开发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

比如,市自行车运动协会与章水镇连续10年举办樱花自行车赛;2013年首次承办全国山地车冠军赛分站赛,2018年承办全国山地车总冠军赛,2019年承办全国山地车锦标赛,这些比赛均在慈溪达蓬山举行,也是浙江省至今承办过的最高级别山地车比赛。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章水镇的本土赛事,还是达蓬山的全国比赛,竞赛路线均由吴晓军和同伴们整理设计。2020年建成的宁波山地自行车公园,也是由吴晓军和同伴们设计并给予技术支持。该公园位于江北区慈城南联村与公有村之间,全长10公里,按照国家级比赛要求建设。“我们设计赛道的时候,每次都尽最大努力保持山地原有的自然特色,所以通常不用挖掘机,经常由我们自己挥锄修路。”吴晓军说。

正因为吴晓军是赛道建设、竞赛组织和赛事裁判等方面的多面手,浙江省体育局于今年2月专门致函宁波市自行车运动协会,商请抽调他到杭州亚运会和亚残运会场馆帮助工作。

“根据计划,下月初就有千岛湖山地自行车邀请赛作为亚运测试赛。最近一个星期内,我和团队队友们要紧锣密鼓地工作,对场地设施和赛事运行等进行全面梳理和准备。比如比赛的器材需要整理和检查,赛道上的救援路线和补给点进出路线是否合理、赛道路线标志牌和维修区标志牌的设置等,都需要逐一落实。又比如,标志牌和告示牌上除了中、英文,是否需要添加其他语种文字,也还需要确认。”吴晓军说。

吴晓军告诉记者,除了他以外,宁波还有一名山地车运动爱好者乐骏杰受邀担任亚运会山地自行车竞赛技术官员,“乐骏杰是国家一级裁判,岗位是器材主管。能够为亚运会贡献一份力量是我们的幸运和荣耀,我们一定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保障好赛事运行。”记者戴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